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功率成本 > [原创]第一次出差的经历 【猫眼看人】 从处室里新提拔了一个主任 正文

[原创]第一次出差的经历 【猫眼看人】 从处室里新提拔了一个主任

2020-02-25 07:17 来源:163ie网址导航 作者:汽车 点击:262次
    1984年注定是我出头露面走运的日子。先是整我的那个处室主任调走了,从处室里新提拔了一个主任,不过有一利就有一弊,新主任和我们科室负责人的关系很不错,而我们科室负责人又和我不对付。但不管怎么样,我的眼中钉算是排除了。然后是到了4月初的一天,科室负责人忽然通知我,让我叫到新提拔的主任那里去一趟。我不知道什么事,但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,所以就坦然地去了。没想到处室新主任开口就问我,可否出一趟差?呀,这可是我多年以来梦寐以求的好事啊!我压抑着激动的心情,尽量装出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,点头说:当然可以,没问题。

    主任说:那好,你回家准备准备,有个去南方出差的任务给你,先到无锡某空调厂去催个配件,然后在25日之前赶到上海,再和几位同志押运一趟计算机回来。

    靠,天上的免费馅饼就这样突然掉下来,吧唧一下砸到了我的头上!我领受了任务二话没说刚想走,主任又把我叫住盘问:你以前出过差没有?

    我不知他的意图,只能实话实说:没有。

    我说的是实情。自从到单位车间工作,又调到了处室几年,由工人变成以工代干,从没出过一次差,就是任劳任怨的从家到单位,两点成一线的走路上班。主任用怀疑的眼光把我打量一下:你一个人去行不行啊?

    原来他是担心我没有出差经验,我却怕主任一转念又取消了我的出差任务,于是把胸脯一挺说:主任放心,我没问题。我这不是吹牛,而是自信。在83年的时候我似有先见之明的花了80多块钱买了一个珠江牌135型的傻瓜相机,虽然光圈只有晴、阴、雨、夜4个挡,但也足够用了,我回家首先就把它带上了, 然后买了一个人造革黑皮包,把洗涮用具,换洗的衣服等放进去。后来出去旅游,差不多就是这种带挎包的打扮,有朋友开玩笑地说,一看你那个样子就像个黑采购的样子。一边准备出差的物品一边想,科室负责人为什么会让我出差呢?我分析,不是他发了善心,而是处室里的几个老家伙出差出腻了不愿去,年轻人除了我在家之外就没其他人了,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把我派出来了。不管他什么情况,反正是怀着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的喜悦心情,如皇恩大赦般的坐上火车直赴无锡,管他娘的什么困难和问题,想都没想,万一遇到了,那就到时候再说吧。记得途中路过山东德州站停留时,站台上许多大嫂推着食品车叫卖熟鸡,那一只只熟鸡被荷叶包裹着,还标上了1.5元、2元、2.5元不等的价钱,大家纷纷掏钱购买。听临座的人介绍说德州扒鸡不错,有人迫不及待的就着啤酒撕啃着扒鸡大快朵颐,诱惑之下我也临时起意,应人家先交钱后给货的规矩,从车窗口上给了人家2.5块钱,要求买一只小点的扒鸡,岂知这时列车徐徐起动,还好,那位大嫂手脚麻利的把那份标价2.5元的最大一只扒鸡扔到车窗里,这下也不用找零了。这只扒鸡味道不错,就是稍有点咸了,一直让我啃到无锡也没啃完。后来又过了若干年,我又路过德州站,看到站台上的一位大嫂在小火炉的汤锅里现烧扒鸡,再买烧鸡吃,这次吃的就觉得不如上次那么香了,而且价格也涨了。我想,原来站台上卖的烧鸡大概都是这样来的啊,于是怀疑站台上卖的那些德州扒鸡不是正宗的。此后又有机会经过德州站时,便不买站台上的扒鸡吃了。当时有列车上的旅客愤愤地说,当地有人竟然拿乌鸦当原材料制作了卖给旅客,这个传闻也不知真假。如今德州扒鸡已经装袋密封,比较正规了,估计那种把乌鸦当鸡卖的现象不会有了,但也吃不到当初那个物美价廉的烧鸡了。

    到了无锡我按照地址东找西问,很快就找到那家地处郊区的社办企业。那时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,人家看了我的介绍信,知道我是用户方,知道我还没吃饭,所以给我准备了饭菜,两盘菜一碗米饭,一大盘鱼,是两条一尺多长一寸多宽貌似带鱼但又不是带鱼的熟鱼,一大盘炒鸡蛋,我也不客气,把炒鸡蛋吃了个差不多,米饭也吃光了,就是那两条鱼只吃了一条。那条鱼吃起来那叫一个细腻鲜美啊,是我第一次吃这种鱼,到现在为止再也没享受到这个口福了。一打听才知道是长江有名的刀鱼,与鲥鱼、河豚并称为长江三鲜。现在想起来还后悔,当初为什么没有把两条刀鱼都吃光呢?如今想吃刀鱼都难了,据说现在一斤刀鱼的价格飙到1000元以上,稀缺高价,成为让大多数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奢侈品。于是有人感慨的发问道,亲们,您还吃的起吗?咱这个北方佬好歹在80年代有幸品尝过一回,算有口福。饭后厂家把我安顿到了他们招待所的一个双人间住下。躺下没多久,厂家又安顿了一位客户进来。那个村办招待所不是正规的,没有小件寄存处,我的皮包只好放到我的枕头旁边,里面放着介绍信和一部分钱粮票,那个后来住宿者也把自己的皮包放到枕头旁边。我俩简单寒暄了几句,就各自躺下休息了。我拿出一本书翻看,那位同志躺了一会便站起来,在屋里若有所思的踱步,转了几圈就出去了,几分钟之后该同志突然回来了,接着又出去转了一会又突然回来,然后拉开自己的皮包看了看,拿出几张手纸,这才出了屋。我略一细想,有些哑然失笑的明白了对方的意思。原来是他想去厕所大号,但又不放心自己放在屋里的皮包,拿上皮包去,又觉得不方便,于是先出去转了一圈,突然返回侦查我的动向,见我貌似没有偷窃的意图,这才半放心不放心的去了厕所。将心比心,要是轮到我,我差不多也会这么做。正好最近看到中央12台法治频道天网说,有个罪犯八十年代在上海等地利用人们合住旅馆一个房间的机会,多次用电电死同屋的出差人员图财害命,直到2012年才破了案。过去旅馆少,条件差,人们外出几乎都是论床住,除非你钱多提出来住包间。但如果是公差,这样报销在领导那里批准就有点问题了。现在宾馆多了,大家基本都是论间住,没有和陌生人住一屋之说,也就没有了以前那种混住一屋互相防范的尴尬与危险。

    那个厂子迟迟不能发货,害得我心急火燎的在招待所多住了几天,多住一天就意味着我要少玩一天,所以我每天都去催问厂家什么时候发货,人家总是说没问题你就放心走吧,但我不放心更不能走,想着第一次出来一定要把工作完成了,不能给单位闹麻烦,否则下次那些人有理由不让我出差了。直到人家告诉我今天发货了,我马上跑到货车场,亲眼见到空调配件已经打进包装箱里放到了货车敞篷厢中,这才和人家握手道别。


作者:游戏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头条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