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每周报告 > [原创]流年杂忆(41)村里有个媳妇叫小白鸽 【原创评论】 主要的工作是访贫问苦 正文

[原创]流年杂忆(41)村里有个媳妇叫小白鸽 【原创评论】 主要的工作是访贫问苦

2020-02-22 14:51 来源:163ie网址导航 作者:游戏 点击:534次
    流年杂忆(41)村里有个媳妇叫小白鸽

    社教工作队进村以后,主要的工作是访贫问苦,扎根串连,发动群众,开展夺权斗争。开展夺权斗争得有个组织,叫个“贫下中农协会”,简称“贫协”;“贫协”得有个头儿,叫个“贫协主席“,由全体会员海选产生。因为这时村干部都“上楼洗澡”了,所以“贫协主席”就成了村里的最高领导。武娘的儿子武大要当“贫协主席”,可是大伙却推选了王明臣。武大不服,就想法儿使坏。无奈王明臣根红苗正,抓不着把柄,于是便闹出了一场桃色事件来。

    村里有个小媳妇姓白,原来是辽宁营口的一个女学生。三年灾害时期,周永发从那里退伍回乡,跟她说黑龙江的白面馒头管够吃。她听了嘴馋,就背着父母跟着跑过来了。

    周永发在村里辈份儿高,青年人都管叫他老叔,小白虽是个小媳妇,但从此也跟着变成了老婶。

    老婶姓白长得也白,活泼好笑,据说有点儿像《林海雪原》里的卫生员“白茹”,所以村里的光棍儿们都叫她“小白鸽”。其实那个“白茹”啥样谁也没见过,反正就是好看呗!

    刚结婚那会儿,老婶总夸自个儿男人,动不动就跟人说:“哎你看,俺家那位多帅,就像棵小松树似地!”

    村里人听了都笑,说“这小媳妇八成是饿傻了吧?就那模样还小松树?做个兔子拐棒儿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说起我们那位老叔,长相实在是一般:水蛇腰,角瓜脸,又黑又瘦,一走道还两边晃,连我姨家的黑狗都看不上他,一见他就跟腚咬。于是婶子大娘就背后议论,说那小媳妇柳叶眉,桃花眼,一看就是个小骚货。那个小松树啊,怕是将来养不了她!

    第二年老婶生下个女儿,又过了一年,果然就后悔了。她嫌老叔窝囊懒惰,也不会说笑哄人。她说自己当年可是我们营口三中的校花呀,老叔只给了她几个馒头就把她骗来了。当时他穿了一身黄皮瞅着还挺英俊,可如今一看,咋看咋不顺眼。

    二

    老婶常跟人说,杏山村(我村)的男人她一个也没看上,一个个土头土脑,又没文化。可是不知怎的,自从有回去公社看了一场电影就再也不说了,没事便坐在窗台上唱歌儿。她嗓子好,韵味足,唱的都是电影插曲。但最动情的还是《四季歌》,不论什么男人听了都会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春季到来柳丝长,大姑娘窗下绣鸳鸯。忽然一阵无情棒,打得天涯各一方。

    夏季到来绿满窗,大姑娘夜夜梦家乡。江南江北风光好,怎及青纱起高粱。……

    有人说她想家了,也有人说她怀春了,还有人骂她是放骚勾引男人。于是婶子大娘们又凑在一起议论,说去年秋天,老谁家的小谁上高粱地打“乌米,就看见那小骚x正跟王明臣……”

    王明臣是复员军人,退伍后一直没娶媳妇,但因面目英俊,又有文化,所以经常遭到村里一些风流女人的纠缠。至于他跟老婶究竟是怎么扯勾上的,谁也说不清。此时姨夫被定为当权派,正在“上楼洗澡”,村里的大事小情就由他张罗。那天晚上“贫协”在老婶家开会。散会后,俩人就钻进了被窝。

    老叔干不了庄稼活,又不会当干部,只好给生产队喂马。社教队进村后,天天讲阶级斗争,今天说某地一个地主投毒,把集体的牛马药死了;明天又说某村一个富农放火,把生产队的房子烧了。为了防止阶级敌人破坏,工作队规定饲养员除了吃饭,其他时间一律不准回家。

    那年月整人,如果没有政治问题,最严重的就是男女关系。武发要想扳倒王明臣,也只有抓他这个把柄。所以散会后就趴在老婶家的窗外偷听,等到俩人刚一入港,赶紧跑到马号告诉了老叔。老叔一听,立刻跑回家去把俩人光溜溜地摁在了一堆儿。

    武大撺掇老叔咬住王明臣强奸,无奈老婶死不承认。高队长认为社教运动要解决的是路线问题,这些破鞋烂袜子的事儿属于“人民内部矛盾”。既然女方说是自愿,那就只能按照通奸处理。结果争来争去,只好把王明臣的“贫协”主席撤销了事。

    武大接了“贫协”主席,就想整倒我姨夫。他本来是我姨夫培养起来的,但是为了将来当上村支书,这时却翻脸无情了。

作者:软件升级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头条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